红中彩票平台登录

客服:

服务热线

0532-86681214

在线客服
公司新闻

文化翻译观与影视翻译

发布日期:2018-12-25 浏览数:255 次
        改革开放以来, 我国与越来越多的国家有了文化方面的交流。在这些交流中,影视交流占了很大的比例。因此,一个新的翻译领域———影视翻译也就应运而生了。影视翻译牵涉面很广,几乎涉及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但目前翻译界对影视翻译的重视远不及文学翻译,与研究文学翻译的众多成果相比,影视翻译方面的研究成果微乎其微,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影视翻译缺乏理论指导、翻译水平较低、翻译质量不高、报酬较低、版权意识淡薄、缺乏系统性的现状。

 

一、文化翻译观及其对影视翻译的指导意义

        随着语言学的发展, 人们对翻译有了更深的认识。1990年,英国翻译理论家苏珊·巴斯奈特和安德烈·列弗维尔第一次提出了翻译研究“文化转向”的发展方向。由此开始,翻译研究领域开始了又一次突破性进展,并最终形成了西方翻译理论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流派———文化翻译学派,翻译研究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文化翻译观。人们不再把翻译看作是静止的、纯语言的行为,而是把它看作在特定的社会文化背景下的交流过程。翻译应该以文化为单位,而不是停留在以前的语篇之上;翻译不仅仅是简单的解码———再编码过程,更重要的还是一个交流的行为;翻译不应局限于对原文的描述,而在于该文本再译语文化里功能的等值。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翻译原则和规范,但这些原则和规范最终都是为了满足不同的需要。翻译就是满足文化的需要和一定文化里不同群体的需要。
        巴斯奈特认为,如果把文化比作人体,那么语言就是心脏,生命的延续取决于身体与心脏的协调。医生给病人做心脏手术时,绝对不能忽视心脏周围的肌体状况。译者如果割裂文化进行翻译,那么将陷身绝境。由此可见“, 翻译基本上是一种文化和社会的产品, 因此它必须从文化和社会的角度去理解。”文化翻译观跳出了传统翻译方法中以语义为翻译目标的模式“, 从理论和实际上促进整个文学翻译, 如诗歌、戏剧、影视翻译和诗学规范的形成”。影视翻译属于文学翻译的一个分支,但它不同于单纯以文字出现的文学体裁。文学作品的翻译强调译者忠实于原文作者,要努力再现原文的精确内涵。影视作品是一门有声艺术,是声画结合的艺术,其翻译语言在逻辑性、艺术性、感染力等方面有更高要求。影视翻译的即时性、通俗性、综合性以及无注性等特点决定了影视翻译的准则和方法,必须以目的语观众为中心,努力照顾目的语观众的语言水平,满足观众的需要, 就是说影视翻译工作者在翻译时必须充分考虑译语观众的接受性因素, 只有在观众的接受中影视翻译才能实现文化交流的目的。总而言之,目的语观众与原语观众心理接受反应和谐一致是影视翻译最高标准。英语影视作品中有许多含有特定文化意义的语言,它们为汉语文化所不知,甚至难于理解和接受,这就出现了文化因素的处理问题。一般说来,与其它文学翻译形式一样,影视翻译中的文化因素是较难把握的。在影视翻译中对于文化因素如何进行处理是翻译工作者必须予以考虑的问题。

 

二、影视作品中文化因素的翻译

        西方的影视作品反映了英美文化、英美人的思维方式、生活习惯和风土人情等。在欣赏优秀的英美电影作品时, 我们可以跨越时空, 置身于鲜活的语言场景中, 身临其境地感受英美人的社会生活以及他们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他们的宗教信仰、哲学体系等, 在掌握鲜活生动的英语的同时了解其文化。与小说翻译一样,影视翻译中英语作品的文化因素是较难处理的,影视翻译不可能利用小说中的注解来说明译文中不容易理解的地方。所以,凡是直译无法使观众立即听懂的信息, 通常采用意译,实行归化式的翻译,及时有效地使译文与观众沟通,使观众心领神会,由此来吸引广大的影迷,创造译制片票房纪录的新高。
        电影《神勇飞鹰》中有这么一句话: Cynthia: We’ve checked you out. Timmy, juvenile offender record as long as Constitution Avenue。译文为“辛茜亚:我们查过了,蒂米,你的犯罪记录有厚厚一大迭。”Constitution Avenue 指华盛顿市的一
条大街,直译过来,观众可能很难理解,也显生硬,不如采用归化方法把它“化”掉。有人可能认为, 既然观众不熟悉Constitution Avenue, 干脆把它译为“象长安街一样长”。“十里长街送总理”, 大家都学过这篇文章, 这样不就达到同样的夸张效果了吗? 可是别忘了, 这句话是从一名西方演员的嘴里说出来的! 难道她是个中国通?
        电影片名的翻译也应该注意文化因素的处理。影视片名是一种专有名词, 它是编剧精心构思的产物, 既能高度概括影片的主题或内容,又能强烈激发读者的观看欲望。电影片名的翻译表面上处理的是单个的字、词或短语,面对的却是东西方两大片文化。由于东西方语言文化的差异而导致的某些文化意象的不等值,成为电影片名翻译中的拦路虎,直接影响到该影片美学价值和商业价值的实现。美国影片Ghost 讲的是一对年轻爱侣在男方死后女方仍旧相依相恋的浪漫爱情故事。那个年轻男人的幽魂无法抑制
对爱人的深切思念, 设法与她重逢再会。这是个多么幽婉悱恻的故事啊! 在英语文化里,鬼神一般都与宗教有关,人们认为鬼魂并不可怕,而只是人类心里善与恶的对立的体现,是人类心灵体验的一种人形化。在汉民族文化里,鬼神一直是一个禁忌的话题。因此在英语文化中不会引起反感的鬼在我国很可能受到抵制。于是译者聪明地采取直译意译相结合的方法,译为《人鬼情未了》,“鬼”字直译自Ghost,“人”与“情未了”意译于该片的情节和内容。可见,翻译时从文化的角度来考虑,能避免因文化上的联想冲突而产生的误解。又如电影First Wives Club 曾被译成《大老婆俱乐部》。“First”是“ 第一”的意思,所以“ the first wife”指的是“ 第一个老婆”。中文里,“ 第一个老婆”可以表示“ 大老婆”, 也可以表示“ 原配夫人”。因此翻译该片名时, 就应考虑观众的文化背景。英语语言国家没有经历过一夫多妻时代, 所以他们口中的“ first wife”显然不是“ 大老婆”的意思。他们的“ first wife”指的是一个男人的第一任妻子。很可能结婚没多久, 夫妇俩就离婚了, 那男人不久再娶其她女人。在中文里, 我们用“ 原配夫人”表示第一任妻子。考虑到这种特殊文化背景,我们应该把该片译名修正为《原配夫人》。
        由于东西方文化认同的差异, 中英文词汇所附带的联想意义也就会失之毫厘, 谬以千里。以动物名词为例: 动物名词
大多象征丰富, 寓意迭出。要想译笔传神就要正确理解它们独特的含义。因此, 电影Dragon Heart 没有直译为《龙的心》,而是考虑到dragon 在英语中的负面联想意义(使人联想到残忍、魔鬼) , 以及我国文化对龙的推崇(中华民族、帝王、成功的象征) , 译者将该片译为《魔龙传奇》。随着东西方文化的交流,西方观众对于我国特有的龙文化已经有了越来越深入的了解,英美人不再是一看到“dragon”就想到那个长着巨翼,嘴里喷火的怪物而瑟瑟发抖,相反他们喜欢上了“龙”———这个代表我国特征的生龙活虎的文化意象。文化翻译观与影视翻译密切相关。影视翻译中在处理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内容时,应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既要考虑本国观众的理解力和接受力,又要尽量传递异域文化的内在魅力,选择符合影视翻译特殊性的方法。好的译者应该是一个尽心尽力的文化使者。具体翻译中应尽量采用诠释法,提供必要的语境信息;采取融合法,促进对外来文化的吸收;如源语文化成分在译语中空缺,则应尽量采用直入式,为译语文化引进新鲜血液。